留学生“空巢家庭”如何不“空心”

大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

2018-06-19

  2016年,约有3800万头生猪来自于一体化企业,按全国7亿头生猪出栏算,占比5%-6%;一体化企业工业化猪料消耗约1300万吨,占工业化饲料比重的7%。  正大集团姚民仆则认为,未来十年,现在的7000家饲料企业数量将在5年后减少到2000家,10年后则减少到1000家。未来,饲料将进入微利时代,5年内饲料的利润将仅剩50元/吨,10年内将只剩下20元/吨。

  留学生“空巢家庭”如何不“空心”梦洁家纺相关人士亦告诉记者,从国内外家纺用品消费的差距及未来的趋势来看,家纺行业还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,尤其是那些实行多品牌战略、或者差异化战略的公司,未来前景非常广阔。

  再通过工业化的建造方式在物理世界中建造出实体建筑。与此同时,这又是一个动态的系统,物理空间中真实的情况将反馈到数字模型中,帮助施工方、运维方提前发现问题,找到解决办法,调整现场的施工与运维。

  来源:《温州晚报》  “全凭她自己的安排。

”马年春节还没到,家住大连市的王女士就得知远在法国求学的女儿不会回家过年了,但从事企业管理工作的王女士表示能理解孩子。

 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相关负责人预计,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人数超45万。 启德教育集团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留学大军中,出国读高中和本科的人员总数占比增长迅速,低龄化趋势明显。   独生子女“出国留学热”催生出越来越多像王女士这样的“空巢家庭”,并导致家长“空巢期”提前和延长。

  1  “空巢”不空虚  提起在巴黎第一大学读大四的女儿,王女士难掩心中得意:“女儿高考考取的是武汉大学物理学专业,参加了学校的‘2+2’项目,大三开始到国外读书。

”  今年是王女士的女儿在海外求学的第二年。

寒假时,看到别人家的学生模样的孩子拖着行李箱回家,王女士难免有些失落。 女儿从10年寒窗考取大学到远渡重洋的求学之路虽然艰辛,但王女士觉得可以理解。

“现在这个时代,孩子的成长环境很好,可以在学业上走得更远。

像我女儿以及公司里那些‘90后’的孩子,他们都很聪明能干。 ”王女士对从小性格独立的女儿很放心,给她充分的成长空间。

  一年前,女儿初到异国他乡,求学过程并不顺利,虽然经历了大学前两年的语言学习,但前几次考试的成绩仍然不如意。 “那时候我们除了每周一次通话外,每隔两三天还会通过微信保持联系。

”有教师经验的王女士很会为女儿疏导心理,“一两次考试说明不了问题,付出总会收到回报。

”经历了大约3个月的适应期,女儿的生活步入了正轨,还不时与母亲讲起寄宿生活中的趣事。 “邻居家的‘月光族’会向政府要求领补助,帮房东遛狗还可以领‘工资’……”王女士笑着向笔者娓娓道来,仿佛她的亲眼所见。

  “长时间的分离,想念是自然的。

”王女士说,“春节时和女儿在网上视频聊天,这边热气腾腾的饺子、热闹的鞭炮声都可以给她‘现场直播’,感觉和她在身边是一样的。 ”  女儿不在身边并未给王女士的生活带来太大影响,她每天会照常上下班过自己的生活。 相比于陪伴左右,王女士更希望女儿可以成长成才,在社会中独立。 “父母对子女的爱以‘分’为目的。 如果她选择在法国读研,家里会继续支持。 ”王女士说。   2  “离巢”心不离  “这个寒假无论如何要回家过节。 ”走在从实习单位回学校的路上,大四女生崔同学突然想到自己已经连续三次没有在家过假期了。

  升入大三以来,崔同学每个假期都在准备出国考试以及实习中度过,即便回家,也来去匆匆。

完成了去美国读研究生的申请以及各种准备工作,崔同学心中除了等待录取通知的焦虑,还有另外一种担心,“如果真能出去,我将至少两年不能回家,再回来父亲都70岁了。

”触手可及的离别让她归心似箭,春节前两周便结束了实习,赶回家与父母团聚。   “是我坚持去留学。 ”谈及自己的人生选择,“准留学生”崔同学有些动情。 当第三次托福考试的成绩终于达到了“高分”,父亲说:“可不能耽误了孩子。

”父亲的支持也坚定了她的信念。   对崔同学而言,出国开销基本要靠父母的退休金以及并不充裕的存款来负担,而且会失去陪伴父母的机会。 “现实地看,留学对于我自己的就业,对家庭境况的改善并不一定能带来显著的帮助。 ”实习期间崔同学亲眼所见,海归的起薪并不高。

  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

“我相信留学的整个过程中我所吃的苦,经历的各种波折,带给我的历练是不能完全量化的。 我相信留学深造的回报随着时间会逐渐显现出来,它带给我的将会是独立生活、独立思考的能力,是长远的提升。

”崔同学向笔者倾吐着对留学最真实的思考,“这才是家庭的希望所在,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。 ”  “如果留学成行,我会尽量安排时间回家看望父母。 如果不能回家,也会与父母保持联系,让他们不至于太孤单。

”崔同学说。   3  度过“空巢期”  “女儿从高中二年级开始到新加坡留学,到现在已经是第八年了。 ”家住天津的魏先生和林女士夫妇笑称自己是“资深”空巢父母。

“除去每天的工作,每周末还会和单位的同事一起打羽毛球。 ”女儿不在的日子里,魏先生培养起了自己的运动特长。

而林女士则表示,她会选择在工作之余多去看望母亲,陪老人散步,更多地承担起自己作为女儿的角色。   从女儿初到国外时的兴奋,到后来的担心、失落,再到现在的习惯、坦然,魏先生和林女士已经在“空巢期”找到自己生活的轨迹。

  “父母与子女间的依恋关系是双向的,包括物理上以及情感上的亲近。 ”复旦大学心理学系博士陈斌斌向笔者介绍,“一旦孩子出国,最基础的物理上的亲近被阻断了,他们提供照料的心理满足就减少了,这时候就会有落差,甚至不知所措,进入‘空巢期’。

”  陈斌斌提出,分隔两地虽然做不到物理上的团聚,但在春节等重要的节日,应该有全家心理上的团聚,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积极的沟通,采取的形式也可以丰富一些。

“例如,我的一个同事的女儿在美国读大学。

女儿生日那天,他把女儿从小到大的照片都翻拍下来传给女儿。

这一过程在表达思念情感的同时,也是自身对多年来养育子女历程的回顾,告诉自己子女已经长大。

”  陈斌斌建议,“空巢”父母应该由“对子女的全身心照顾”转向“对配偶的照顾”。 在陈斌斌看来,子女出国留学,客观上给“空巢”父母提供了宝贵的成长机会,也可以加强配偶之间的依恋关系,为他们未来的老年期做充足的准备。

  ■声音  家庭之爱莫成孩子成长羁绊  孙时进:复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  孩子有条件出国留学是件很好的事情,虽然客观上造成了家长和孩子的被迫分离,但物理的隔离也可以催化父母的成长,让他们戒除“孩子瘾”并变得独立成熟。

其实,孩子的离巢是和剪断脐带、断奶一样自然的过程。 这其中,斩断心理的连体很重要,而现代的通讯工具又使这种心理上的斩断很困难。 我听说有的家长甚至会透过网络看着孩子入睡。

事实上,斩断这种粘连,孩子的成长反而会更健康,莫让家庭之爱成为孩子成长的负担和羁绊。

  对父母而言,要自觉地问这种爱是不是孩子所需要的,是不是健康的,尽管会有失落和困惑,但要把这些负面情绪积极地克服掉,而不是加强。

先要觉察,再去克服,再有行动。   在我看来,真正的无私,是家长让孩子独立成长。   家长应该建立自己的世界。 首先要做到不要把所有情感强加给孩子。 父母给孩子和给自己的“爱”应该是平衡的,要安排好自己将来的生活。 社会越来越成熟,养老问题不应该完全依靠孩子。   其次要注意沟通的原则,家长要清楚自己的角色。

父母可以与孩子分享自己的看法,但不要强加,要适度。

比如孩子关于学校、专业等的选择,父母只提供建议,而不要替孩子做决定,即使孩子走弯路摔跟头也是有意义的。   有条件的话,留学不失为一个让父母和孩子都各自成长的机会。 留学除了可以开阔眼界,还可以给我们的健康成长带来帮助。

(穆宏远整理)。